您的位置:首页
  ->  工作动态  ->  媒体转载
【温州日报】横阳支江的前世今生
发布日期:2020-06-01 浏览次数: 来源:温州日报(2020年6月1日第7版) 作者:林立谨 字号:[ ]

美丽的横阳支江。 许义钢 摄

横阳支江是苍南人民的母亲河,古称横阳江南港,古代为浙江通往福建的一条重要水路。而千年以来,为了治理横阳支江,一代又一代的治水人付出不懈的艰辛,甚至生命。

横阳支江发源于泰顺九峰尖,流经苍南县莒溪、桥墩、灵溪、藻溪四镇和平阳县萧江镇,最后在龙港市朱家站村注入鳌江,全长60.5公里,集雨面积336平方公里。其中,泰顺境内段长5.5公里,称后水漈;进入苍南后,从大峡谷到桥墩水库大坝,长26公里,称莒溪;自桥墩水库消力池开始的中下游段,方称横阳支江,长29公里,流域内有农田33万亩。横阳支江沿岸的仙堂山遗址和渡龙山遗址出土文物显示,早在3000多年前中原商周时期,横阳支江沿岸便有先民栖息繁衍。

古称“南港”,后为行政区域

横阳支江古称“横阳江南港”,简称“南港”,最早记载见于明万历《温州府志》,该志提及南宋嘉定年间,邑令汪季良修筑黄浦埭不成功而发表评论,用到“南北二港”一说。民国《平阳县志》在表述上则更加清晰:“横阳江……用水道提纲说,分南港、北港”,二港交汇之后称鳌江。横阳江为统称,包括了南北二港和下游的鳌江。而现代,把鳌江和北港合称为鳌江,南港称为横阳支江。

横阳支江这一名称首次出现,是1941年南港水利委员会改名为整理横阳支江委员会,而后横阳支江的名称越来越多出现在政府文件中。当然,老百姓传承当地习惯,历史上对各自河段各有自己的叫法,比凤江人称凤江、灵江人称灵江、渡龙人称渡龙江,而横阳支江上游多为山区,上游河流皆以溪称之,比如莒溪、平水溪。

随着历史的演进,“南港”这一概念进一步得到引用,成为行政区域的名称。民国之后,原平阳县划分为六个乡,分别为万全乡、南港乡、北港乡、小南乡、江南乡、蒲门乡,而后又改乡为区,但名称基本不变。于是,延续这一历史习惯,至今在人们的话语当中,所指南港、北港,就成了原行政区域的标签,比如现在苍南县的灵溪镇、矾山镇、桥墩镇、藻溪镇、莒溪镇和平阳县的原萧江镇辖区,被习惯归类为南港片区,统称“南港”,也因此混淆了“南港”作为横阳支江河道的古名称。

在专业部门的话语里,我们还看到了“南港流域”“南港平原”这样的称谓。南港流域即横阳支江流域,地面水最终汇聚到横阳支江的区域即属南港流域。南港平原则是南港片区的平原地带,范围要小的多,《鳌江水系图》划分灵溪、藻溪、萧江三地部分地区为南港平原。

千年治水,知县殉职工地

在农耕社会的古平阳县,治理南港比治理北港更受官府重视,《鳌江志》中记载北宋至满清治理南港干流9次,治理北港干流的记载却鲜有看到。对此,《鳌江志》解释说“南港是全流域的产粮中心”。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一张清初顺治年间绘制的平阳县古地图,地图忽略了北港的存在,只画出南港,并标注为横阳江,说明了古时南港在鳌江流域的重要性远大于北港。

对鳌江流域的治理,最早相传为西晋周凯治理永宁、安固、横阳三江,对古温州沿海平原进行开发,为古温州地区于东晋太宁元年从临海郡析出,单独设立永嘉郡奠定地理基础,推动了温州文明进步和历史发展。

五代十国后,先民挖运河、兴水利,大力开发江南平原,在横阳支江南岸修筑堤防,阻止潮水倒灌江南平原,成为横阳支江治理的重点。但以当时的技术条件,难度极大,直至北宋端拱年间,才于云岩三峰寺前成功修筑了有明确记载的横阳支江第一条堤防,以御海潮入侵江南;再至南宋绍兴年间,于云岩鲸头兴建了石竞陡门,引横阳支江上游淡水进入江南,是为横阳支江见载于志史的最早的水闸。

南宋嘉定五年,温州知府杨简在横阳支江沿岸建造六座水闸,史称“嘉定六陡”。其中,在萧江塘河与横阳支江交汇口建成萧江渡陡门,成功阻断了潮水,使萧江塘河成为内河。自此,萧江塘河代替了横阳支江下游段成为了水路交通主干道,船只往来,无需候潮。但横阳支江依旧潮起潮落,潮水所到之处,皆为“斥卤”,而无法耕种。所以,古来治理横阳支江,首要目标就是挡潮。

而后横阳支江各处堤防和水闸修修毁毁,但人们从来没有放弃过。至清代雍正九年,在今渡龙公路桥位置,终于建成一座大闸,将横阳支江拦腰截断,为御咸蓄淡起到显著效果。据徐恕撰《渡龙陡门记》和何子祥撰《渡龙石步记》记载,该闸自雍正元年开始谋划,闽浙总督觉罗满宝亲自勘察现场,并从自己俸禄中捐出五十两黄金,以作倡议。整个建设过程,历经王元位、沈瑞鹤、孟载有、张桐四任知县。其中沈瑞鹤于雍正三年到任,“经始其事,区划甚善,以垂永久”,奈何施工难度极大,至雍正六年,仅完成工程量十分之三。沈知县心急如焚,便不辞劳苦,亲自蹲守现场指导,终因辛劳过度,不幸殉职于渡龙大闸施工现场。雍正七年,孟载有继任知县,动用库银和捐税银续建,施工进度依然推进艰难。直至雍正八年,张桐主政平阳,委派县丞裴元臣在江中建分水墩三座,并对两岸码头加以巩固,四孔大闸终于雍正九年六月完工,工期长达9年。

渡龙大陡建成后,外御咸水入侵,内蓄淡水灌溉,受益农田千顷。县民深感沈知县之恩德,立沈公祠于陡门旁永祀。

周凯平水图。 田晓峰 作

横阳十景,百里平水公园

1965年在河口建成朱家站水闸,全程阻断海水上溯,横阳支江终于成为内河。1958年开始,上游桥墩水库经过初建、复建、扩建三期施工,有效调节了横阳支江上游洪水,配以两岸堤防分断多期提标加固,横阳支江终于达成了里程碑意义的治理。

尤其是2013年全面推行河长制后,市级河长宋志恒提出了打造“温州最美水道”的治理目标。而县级河长黄荣定着力推动横阳支江“防洪、排涝、御咸、蓄淡”加“生态”综合治理,以两岸58公里绿道为线,打造廊桥夜话、青梅竹马、状元走廊、上善若水、横阳独钓、日月争辉、龙舟竞渡、平水流石、书廊信步、翠谷灵龙“横阳十景”,并推动沿岸治水文化发掘,以西晋周凯的谥号“平水”二字,来命名横阳支江治理后形成的景观,称为“百里平水公园”,籍此来纪念1700多年来,前赴后继投身横阳支江治理建设的一代又一代人。

去年,苍南民间在横阳支江沿岸建成了周凯纪念馆,对周凯古墓遗址进行保护性修缮,成为了百里平水公园文化底蕴的标志性建筑,反映出横阳支江已然成为沿岸百姓的精神文化纽带。